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的意义,不仅仅是获取物质的手段
时间:2020-04-24 10:18 点击次数:

昨天,家里上小学三年级的二宝,老师反馈他上网课的时间只有短短4分钟,而正常的上课时间是40分钟。

看到老师截图那一瞬间,心中的郁火蹭蹭往脑袋上窜:“二宝,你给我过来。”愤怒让我的嘴跟脑子一样不受控制。

“为什么40分钟的课,你才上了4分钟?”我无视他胆怯的样子,怒声质问他。他扑闪着双眼看着我,不敢回答。我加强语气再次厉声问道:“为什么只上了4分钟的课?”他轻轻摇晃身体嗯…嗯…半天,依然没有回答。我们这样僵持了大概一分钟。我意识到他害怕说出原因,害怕被骂。察觉到了他的惧怕,让我的情绪缓解了一点。看他那副模样,我清楚现在这样的态度问不出结果,只好强压火气,降低音量,尽量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你玩手机了?”他点点头。看他承认,刚才强压的怒火再次往上窜。责备的话刚想说出口,接触到他一双写着害怕的眼睛正看着我,心底升起的不忍让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火山再次被強压下去,用几乎咬住牙地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地说:“你自己去房间呆10分钟,想一想,这样做对不对?”。

“你觉得读书是为了什么?”我希望他能思考这个问题,希望他能找到学习的目标,找到他自我驱动的动力。

我看着他,一时语塞,他说的是他爸爸在生活中,无意或有意传递的信息,我也并未觉得不妥。但从他口中听到,我却觉得滋味复杂。

一、教育,让我们站在巨人的肩上,拥有更广阔的视角,打破认知盲区,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盲人摸象,这是个几乎人人耳熟能详的故事:有一位国王想要教育他的臣民,他叫臣子们找来几个盲人与一头大象。国王下令让盲人们去摸象的身体:有摸着象脚的,有摸着象尾的,有摸着象头的……

国王问他们:“你们看见象没有?”盲人们都说:“看见了!”臣民们好奇地寻问:“你们所看见的象是怎样的呢?”

他们生来从没有看见过象是什么样的,全凭他们所摸到的,便认定自己说的是对的并为此争论不休。

国王大笑着说:“你们仅仅凭看到了一点,就认为自己是对了,你们没有看见过象的全身,自以为凭一面就得到了象的全貌,以偏概全。”盲人与大臣们羞愧的低下头。

世界是一头无比巨大的象,教育,让我们的视角更加全面,让我们有更多机会接近世界的全貌。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作者塔拉在与比尔.盖茨的谈话中说:教育,是自我发展的基础、自我意识发展的过程。

塔拉,出生在美国爱达荷州一个山村,成长在一个虔诚的摩门教徒家庭,生活在一个废料场。

“我们信神已经启示的一切,及他启示的一切,我们也信他仍要启示许多有关神的国度重大的事”。塔拉的父亲偏执地坚信并遵守这个信条。

塔拉的父亲对信仰如此虔诚,他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每天要求家人准备好罐头存放在躲避世界末日的地窖,以便世界未日来临时可以平安度过。他甚至认为学校是政府引导孩子远离上帝的阴谋。他不让孩子们去上学,只在家里接受家庭教育,但其实他与妻子甚至都没有大学毕业。

成长环境让塔拉认为,父亲的话,就是真理,哪怕它听起来十分可笑。塔拉就像那只生活在井底的青蛙,以为自己看到就是整个世界的样子。父母与兄长传递给她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她毫不怀疑的接受。即便哥哥肖恩让她承认自己是“妓女”、即便哥哥肖恩用暴力把她的头按到马桶里、甚至打断她的脚趾,她仍然会认为,错的是她,而不是施行暴力的哥哥。

直到17岁,塔拉通过自学考进了杨百翰大学。她凭借超強的学习能力,从杨百翰大学进入剑桥大学,并从剑桥大学进入牛津大学。教育让塔拉认识到,巴克峰不是全世界,世界很大;父亲说的并不全然正确,那只是父亲对获取的不完整的信息的自加工;父母与哥哥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并不属于她的;她慢慢意识到自己原来是有自我、不用总是依附别人的。她尝试修正父母与哥哥给她灌输的精神“毒品”,构建自己的意识、发展自我。最终塔拉完成自我蜕变,成长为一个更完整的人。

前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上讲述她自己的故事:“我是一个黑人的孩子,成长在美国一个工薪家庭,因为是女孩,周围的人与环境都告诉我,我的未来没有太多的可能,甚至包括我自己,也这么认为。感谢我的父母,是ta们让我受教育并给予我信心与梦想。教育,为我打开了机会之门,让曾经遥远的梦想变得触手可及,让我可以出入会议室、出入法院、甚至出入白宫。”

教育,不仅教给我们生存能力,更重要的是,帮助我们打开多元视角、学习不同思维、学会独立思考、了解差异并学会倾听不同声音。教育,让我们成长为更完整、更优秀的自己。我想,这才是,我希望二宝理解的读书的意义!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