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无人机装调工:疫情下解锁空中喊话+巡查 梦想打造“空中机器人”
时间:2020-05-18 08:59 点击次数:

2020年3月,人社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16个新职业,如人工智能训练师、全媒体运营师、健康照护师、网约配送员等。

每个新名词,都折射出时代发展下的新业态、新需求。当时代的风起时,每个人都是乘风者。

在第130个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荔枝新闻推出特别策划,致敬新兴职业劳动者,致敬各行各业“战疫逆行人”。

安防巡检、消杀作业、物流配送、宣传喊话、照明测温、农业植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无人机以其高效无休的工作能力、零接触特点,成为阻断疫情传播的防控利器。

在三部门联合发布的16个新职业中,“无人机装调工”便位列其中,邹建航则是厦门为数不多的从业者。

邹建航是福州人,2012年就读于集美大学信息工程学院,2013年才第一次接触到了无人机。

“那时无人机刚刚兴起,在校园里更多的是用它开展竞技比赛”,邹建航介绍,“当时的技术还不太先进,操作也不是很稳定,要通过调整机械结构、改变材料或是修正软件等方式,让它平稳地飞起来。”

邹建航说,第一次装调无人机时,纯粹是出于新鲜感。没想到埋头钻研了一个多月,他竟真的迸发出极大兴趣。

后来他发现,无人机其实是一种工具,可以应用到很多行业,挖掘其在不同领域的作用,有很大发展空间。

大学毕业后,邹建航专门从事无人机的研究。他认为,无人机入门容易,只需会些基本的操作和装配,但想要深入研究,就需要学习很多专业的知识,比如相关的操作软件、电子电路等。

要成为无人机装调工,不仅要精通软件算法,更要具备一定的动手能力,而他最享受的就是这种动手的快乐。

“无人机装调工作的人员,必须能将一台全部拆卸下的无人机完好地拼装回去,这是基本功”。

数年间,邹建航带领团队,把无人机在各行各业应用起来,开展多项技术创新,其中便包括开发“集成挂载智能控制系统”——让操作者通过后台,也能远程操控无人机及其挂载设备。

春节后,厦门人的朋友圈被一则新闻刷屏了:无人机对着上街或者打篮球的人喊话,劝他们回家自我隔离。实际上,这就是邹建航和他研发团队的“杰作”。

疫情期间,他们协助配合当地派出所开展无人机防疫,宣传防疫工作,如有遇到未戴口罩的行人,便喊话提醒其戴口罩。

不仅如此,无人机在城管部门也得到广泛应用。疫情期间,城管部门不便实地勘测是否有违章建筑。邹建航和团队为此开发了一个软件平台,用来管理无人机和城管工作人员的考勤、绩效考核情况,同时带有查违章建筑的功能。

由于城管部门的无人机机型不是最新的,拍摄路线有一定偏差,图像的配准不够。经过四五个月的磨合、改进,邹建航终于攻克了这个技术难关。“无人机会对前后一个月拍摄的建筑对比照片,形成一个无人机违建报告”,邹建航说。

无人机领域是个新型领域,也是个不断发展进步的行业,每次改良定制,几乎都没有前例可遵循,也没有书本知识可参照。只有不断输入新的知识,才能应对各种挑战。

邹建航说,“我大多数时候都在办公室写代码、设计电路、研发软件和硬件,但一直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他经常会到全国各地参加无人机业内的交流论坛,从中吸收学习先进的行业知识。

在机遇的同时,无人机行业也面临着挑战。比如,不少客户对无人机不够了解,会提出些难以实现的需求,如一口气进行超长时间和航程的作业。实际上,民用无人机充满电后的飞行时长是三至四小时,距离只有七、八公里。

如今,最新型的复合型无人机都搭配有云台相机、高增益天线、扩音器等。邹建航说,无人机搭载的功能越来越多,其未来在各行各业都有应用的可能性,既能保障安防,也能开展测绘,堪称“空中机器人”。

与其广阔的发展空间形成反差的,是专业人才的匮乏。“目前,厦门称得上无人机装调工的人,不超过百人”,而邹建航的大学同学,从事相关工作的也只有一两个人。

回首一路走来研发探索、痛并快乐着的日子,邹建航说,承蒙时光不弃,感谢每个阶段的自己,愿所有的美好和期待都能如约而至。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