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在短促而拥挤的赛道上,什么样的扶贫剧能脱颖而出?
时间:2020-06-23 05:46 点击次数:

上周,由郭靖宇、杨勇担任总编剧,巨兴茂、来牧宽联合执导的扶贫剧《最美的乡村》登陆央视一套。

从《一个都不能少》到《花繁叶茂》再到《最美的乡村》,这已经是央视一套今年播出的第三部扶贫剧了。

在本轮献礼季中,五大省级卫视也及时响应号召。湖南卫视推出了《绿水青山带笑颜》,浙江卫视、江苏卫视联播了《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则分别独播了《遍地书香》和《我的金山银山》。

毫无疑问,当商业剧还在为紧张激烈的排播厮杀时,扶贫剧凭借政策支撑保持着一定的优先级,这种情况不仅贯穿了今年献礼季的上半场,也将延续至下半场中。

不但如此,扶贫剧中也充满了必选项:农村故事、下乡人物、政策解读等。几项结合,扶贫剧的结构和风格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相似性。

在今年播出的七部扶贫剧中,观众往往能够预料到剧中事态的发展。“接下来该讲土地流转了”“啥时候引进工厂啊?”“引进工厂必出现资金困难”等预测型的评论在播出中比比皆是。

首先,扶贫者的身份不同。一类是城市精英进乡创业,一类是第一书记下乡扶贫。前者表现的是人民群众的自发性和主动性,后者突出的则是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和模范带头作用。

《绿水青山带笑颜》讲述的是艺考培训学校的老板回乡创办精品民宿,创建民俗学校,最后开办养鸡场等一系列“先富带后富”的创业故事;《花繁叶茂》则是三位第一书记弃城下乡,和当地村干部一起通过修路、土地流转、引进资金等举措,带领村民脱贫。

当然,二者的指导思想和下乡背景通常是一致的,都是响应国家号召,在国家的相关政策指导下进行扶贫工作,

其次,扶贫范围略有差别。一类是经济扶贫,一类是文化经济两手抓。这通常与扶贫者的身份和上级领导的具体要求有关。

《遍地书香》的第一书记曾是文化馆的在编人员,下乡前便与当地村庄有着紧密联系:推行文化扶贫。担任第一书记后,更是将这一重任力担到底,将文化扶贫的工作直接搬到了一线。在解放村民思想,提高村民素质的基础上,再进行政策的落地与经济扶贫的规划。

而其他扶贫剧尽管没有进行文化扶贫,但扶贫先扶志,在政策落地的过程中能够因地制宜,找到与农民对话的村言村语,倒也显得“地气”十足。

第三,人物的呈现主次不同。一类是充分体现第一书记的先进思想和带头作用,一类则表现当地村干部丰富的治村经验和政治智慧。前者扶贫干部自主性的发挥更彻底,后者中更强调二者的合作意识。

《花繁叶茂》就属于后者,剧中的第一书记更多为村子带来的是积极向上的活力、广阔的视野和其在城市中的关系,具体政策的落地执行仍要依赖村干部。

当然,不管故事发展的顺序先后,刻画的人物异同,扶贫的过程曲折多寡,最终的目的都是实现“绿水青山带笑颜”。

今年“两会”期间,著名编剧高满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主旋律创作必须尊重年轻人的审美习惯。所以,好的主旋律作品应该是先有意思,再有意义,而不是很有意义,没有意思。

不仅主角要高颜值,常出镜的村民也得说得过去。不仅如此,农村的环境和村民的穿着都摆脱了曾经农村剧中“脏乱差”的现象,给人一种舒适观感。这种转变,正符合了当下年轻人的审美要求。

对观众来说,在荧屏上看惯了城市美女,看看村花也有一种新奇的观感。比如在《花繁叶茂》中,就经常会有观众为了哪家的媳妇儿更漂亮而争论不休。

去年是主旋律影视剧争相绽放的一年。不少该题材的影视剧甚至纪录片都选择用流量明星来调动年轻人的热情。比如纪录片《见证初心和使命的十一书》便请来了张艺兴,讲述和演绎革命先辈卢德铭的英雄事迹,用八分钟的“行军书”让观众认识了这位先烈。

扶贫剧通常体量较小,流量明星的气质和演技想要胜任也有一定难度。因此,在演员的选择上又呈现出两种特点。

一种是“精英专业户”。比如,《青山绿水带笑颜》中许晗的扮演者杨烁在近年来的荧屏形象以“霸道总裁”为主。待播剧《温暖的味道》中孙光明的扮演者靳东塑造的“精英”形象也深入人心。

由他们出演扶贫剧,一方面是对以往荧屏形象的一种突破,给观众带来反差感;另一方面,他们的粉丝群中也不乏年轻观众,可以扩大作品在这类群体中的影响力。

另一种是接地气的实力派演员。比如,《花繁叶茂》在B站能够出圈,与王迅在B站的观众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遍地书香》中的来喜也让刘世成这个文化人变得更加接地气。

如今,广电总局确定的22部脱贫攻坚题材重点电视剧已经播出7部,其余的15部也在陆续完成制作,进入备播阶段。

由江苏广电牵头,幸福蓝海制作的《脱贫十难》是片单中的重头戏。据了解,《脱贫十难》将采用纪实风格,讲述脱贫攻坚工作中的十个“难点”故事。刘家成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正在参与该剧的创作。

由正午阳光负责制作,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的《闽宁镇》虽然不在片单当中,但也是今年的重点项目。《闽宁镇》的导演为孔笙,编剧里有改编过《都挺好》《我是余欢水》的王三毛、磊子父子,著名编剧高满堂担任剧本总策划。该剧讲述了宁夏扶贫移民搬迁过程中,西海固贫困地区的移民和宁夏当地干部以及福建援宁干部艰苦奋斗,建设闽宁镇的故事。

政策的支持带来的是创作上的动力。在广电总局公布的3月、4月和5月的电视剧备案公示中,仍然有十部扶贫剧在列。

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备案的《金色索玛花》深入大凉山腹地,直观展现第一书记面临的严酷的生存环境和落后的文化习俗,预计将在近日开机;由中联影视中心备案的《清江水》走进农村电商;由上海正昌文化备案的《爱在金山岭》则讲述复员军人范振启的传奇人生……

可以看出,在扶贫题材的备案剧中,有的偏向事实呈现,有的着眼于农村新兴事物,有的则描摹农村先进代表的一生。

而从备案机构来看,《金色索玛花》应为央视一套的定制剧。《国家情怀》则由安徽省广电局牵头制作,安徽五星东方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备案摄制。该剧是安徽省重点打造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献礼剧目,并入选了“中宣部2020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推动影视产业发展项目”。

正如前文所说,同一题材的剧集越多,越容易在内容上出现同质化现象。扶贫题材想在现有的创作环境下,做出质的创新着实有些困难。在大家都处在同一起跑线的情况下,行动越快便越能占到先机。

当然,我们也能从新备案的一些扶贫剧中发现与时俱进的内容。比如,将视线放往西部省份的《苹果为什么这样红》中,便有着当地苹果参加国际博览会的情节以及当下的疫情背景。

上周,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开展“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作品创作展播的活动”的通知。其中提到,展播工作将从2021年1月1日开始,以电视上星综合频道、主要视听节目网站为重点平台组织优秀主题作品展播。

扶贫剧不过是献礼剧中的一个分支,这就意味着,新备案的扶贫剧如果不能抢在今年以前播出,就要在明年和各类献礼作品在排播上同台竞技,而扶贫剧的体量与这些作品相比,显然并不占据优势。

更何况,经历过密集排播的2020之后,观众对扶贫剧的耐心又能剩下多少?因而,扶贫剧的发行可谓时机稍纵即逝,一刻不能懈怠。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