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车市洗牌高潮迭起:众泰汽车巨亏“戴帽” 多家新势力接连爆雷
时间:2020-07-03 04:47 点击次数:

曾名噪一时的众泰汽车在经历2019年111.9亿元的巨亏后,最终难逃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

6月22日晚间,众泰汽车终于发布了迟到的2019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利润亏损111.9亿元,同比下降1498.9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7.9亿元,去年同期为-23.1亿元,同比下降150.31%。

与此同时,众泰汽车还发布了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暨停复牌的公告,称由于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于2020年6月24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与传统车末位境遇类似的还有边缘化的新能源车企。日前,博郡汽车、拜腾汽车和赛麟汽车均曝出遭遇经营困境、拖欠员工工资的传闻。对此,《证券日报》记者第一时间向拜腾汽车求证。公司方面表示,C轮融资受疫情影响遭延,管理层和股东正争取尽快妥善解决。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看来,目前中国汽车业仍然存在“无效产能过剩,有效产能不足”的情况,疫情后国内车市重新洗牌将高潮迭起。

事实上,111.9亿元的亏损额度已是众泰汽车公告亏损额的第三个版本。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早在今年1月21日,众泰汽车曾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亏损额度约60亿元-90亿元,同比上年度下降850%-1225%;4月25日,众泰汽车正式发布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显示其2019年亏损额扩大至9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1261.96%。

6月18日,一则《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众泰汽车的净利润亏损再度刷新至108亿元-115亿元,同比下降达1450%-1538%。纵观A股20余家上市整车企业,众泰汽车如此频繁的修订财报核心数据,最终遭到了监管层的问询。

同在6月18日,深交所向众泰汽车下发关注函,要求众泰汽车具体说明资产减值迹象发生时间、减值测试过程。同时,深交所提醒年审会计师充分关注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及持续经营假设是否恰当。

众泰汽车2019年年报可谓姗姗来迟,直至6月22日晚间才正式发布。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利润亏损111.9亿元,同比下降1498.98%。按此估算,众泰汽车相当于去年每天平均巨亏3068.5万元。谈及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众泰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受销量下降影响。“去年因为经销商撤店、员工大量离职或不在岗,公司一共就才卖了2万多辆车。”

在业绩大幅跳水、亏损数据几易其稿,以及被监管层聚焦的压力之下,众泰汽车董事娄国海坦陈,仍无法保证众泰汽车销售收入、利润总额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等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铁牛集团有限公司对公司的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公司面临众多诉讼及担保事项。在此情况下,无法合理估计公司因业绩补偿及或有事项对公司造成的损失金额。”

记者还注意到,众泰汽车巨额的商业减值亦成为公司百亿元巨亏的另一重要原因。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度需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总额为84.31亿元,其中,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61.2亿元。这意味着,市值仅有40亿元的众泰汽车,当期计提了60多亿元的商誉减值金额。

作为曾经金马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和永康众泰汽车的股东之一,铁牛集团早有意整合收权,通过借壳上市融资做大乘用车整车制造。2016年10月份,金马股份先是斥资116亿元收购了永康众泰汽车100%股份。次年6月份,金马股份正式更名为“众泰汽车”。

记者注意到,在筹备借壳上市之初,为成功发行股份募集资金,金马股份曾于2016年3月份发布收购预案称,公司与永康众泰汽车的共同控制人铁牛集团决定作为补偿义务人作出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显而易见,除了重组上市的2016年众泰汽车“压哨”兑现承诺,往后年份均宣告落空。对此,众泰汽车的答复为:公司董事长及总裁对此深感遗憾,并向广大投资者诚恳道歉。

与传统车末位企境遇类似的还有边缘化的新能源车企。日前,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创始人、总经理黄希鸣发布公开信承认“博郡汽车目前遭遇严重的经营困境。将重新定位商业模式。”6月15日,博郡汽车宣布全员待岗,待岗期间发放生活费2480元/月,公司经营困难的传言终被证实。

与此同时,继江苏赛麟董事长王晓麟在内部邮件中坦言公司业务“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后,成百上千的赛麟汽车员工遭遇工资延付的窘境。据记者了解,近期不少江苏赛麟的员工甚至公司高管已提出离职申请。而由于王晓麟现仍身处国外,公司几乎陷入“无主”状态。

6月23日,针对拖欠员工工资数月,涉及人数达千人一事,另一家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在回复《证券日报》记者时表示,管理层和股东正争取尽快妥善解决。“拜腾汽车目前处于C轮融资阶段,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计划遭到延迟。”

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市“淘汰赛”的显著特征就是消费升级推动市场洗牌末尾淘汰。具体表现为合资品牌韩系、法系车销量大幅下滑,市场向德系、日系车集中;自主品牌强者恒强,高端产品销量屡创新高,而盲目跟风的企业变得举步维艰。

当记者问及造车新势力的接连爆雷,新浪汽车财经专栏作家林示认为,对于至今仍未实现一定销量规模量产的品牌,在补贴退坡和疫情的冲击下,不论是复工复产还是融资的各环节肯定无法应对成本的变化。“资金危机乃至企业破产在所难免,疫情只是把剧情摁下了加速键。”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