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藏区旅行奇葩事:白旅游、不给钱
时间:2020-07-08 08:47 点击次数:

今年是我们藏区旅行行业从业的第八年,八年来我们直接帮助了成千上万的队员完成了自己的西藏/藏区/无人/新疆旅行线路,也通过网络平台获得了总计上亿的阅读与曝光量,间接帮助更多人开始自己的藏区之旅。八年来,我们收获了很多喜悦、感动与成就,当然也对应收到过不理解、投诉和委屈。其中有苦有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今天跟大家分享三个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藏区旅行服务经历,以博诸君一笑。

1,突然消失的队员。那是2014年的夏天,我们藏区旅行行业从业的第二年,那时候年轻气盛,总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有责任与义务把藏区旅行服务重新洗牌(现在回头看看,是多么的可笑与幼稚),我们做了很多与行业传统格格不入的改变,其中有一项是改变付费流程,传统藏区旅行线路是先收取定金,然后出发前尾款付清;我们因为对于自己的车队、领队、服务标准特别有信心,就擅自改变了付款流程,在2014年采用262的付费方式,即交线路款的20%作为定金,出发前缴纳60%团款,行程结束后,对各项服务都满意了再付最后20%尾款。

大部分队员对于这种付款方式都是非常乐于接受的,毕竟这样就有了一个制约机制,能侧面保证领队和司机更好的服务,自己的行程更有保障;一般来说我们单客利润平均在15%-20%之间,即使有些队员们少付甚至不付尾款的话,也在我们运营承受范围之内。事实上确实有一部分队员,会在行程结束后,罗列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用来少付尾款,只要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或多或少存在,我们基本也都能接受。当然90%以上的队员都会很痛快的结清尾款,甚至有的会提前付清。

2014年7月,我们接了一单川藏线纯包车的订单,谈好的价格是20000元纯包车,食宿门票自理,队员负责司机师傅食宿,行程一共11天,车型是普拉多。队员是三女一男,一男一女是男女朋友,三女互为闺蜜,按照当时的流程先付了4000元当定金,成都出发之前又交了12000的包车费,最后4000元到拉萨当晚结清。据司机老杨事后回忆:队员们一路玩得很开心,他也一直帮着队员们拍照,队员们对他的服务也很满意,没有提出过什么意见。在行程的第十天晚上,他们告诉老杨,明天就要到拉萨了,这十天比较辛苦,林芝酒店住宿条件不错,明天想睡个自然醒再出发,老杨没多想就同意了。第二天早晨九点老杨吃完早餐,酒店前台工作人员问老杨何时退房,说跟他一起入住的四个人,早晨五六点就已经退房去机场了。老杨当时就懵了,以为前台认错了人。

不过很可惜,前台没有认错人,那四个队员确实都已经坐飞机走了,再给几个人打电话都是关机或者占线状态,然后我们再也联系不上他们四个人了。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悲催的现实:四名队员为了节约4000元的尾款,在林芝坐早班机提前回家了!时至今日,我依旧没有想明白这四个人的操作:你说这么多钱都花了,应该是不差4000块的人吧;再说走川藏线不就是为了从成都走到拉萨吗,这马上就要到拉萨了,怎么提前跑了呢;临时现订林芝机票,也不比四千块便宜吧。

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因为四人至此消失,或许他们只是觉得刺激好玩。虽然我们因为需要给每位队员买保险收集了各位队员的身份信息,但是为了四千块报警或者大动干戈又实在不值得,只能怪自己的付款流程有问题,自此之后,我们老老实实的把付款流程改回到了和大家一样的方式,定金留位,出发前全款交清。我们才明白:永远不要试图用金钱去考验人性,因为人性很多时候经不住考验。

2,毫无预兆的差评。2015年的时候,有三位上海女队员来参加我们的川藏线拼车行程,每人3500元的越野车拼车费,不包含食宿门票。出发前她们在淘宝店铺里共计交了1500块的定金。因为是拼车我们又收了一个山东男队员的定金。大约出发前五天的时候,其中一位一直和我对接的女队员跟我说:因为是第一次选择这种户外拼车线路,又是三个女孩子,为了安全起见,希望我们能把车辆司机和同行队员的情况详细给她介绍一下。我把我知道的情况都跟她说了一遍,也把车辆的行驶证、驾驶证、公司营业执照这些东西拍了照片发给她们;她们想跟我要另外一名男队员的详细身份证信息,我说不大方便提供,并给她们解释,如果那个男队员要她们三个人的身份证信息,我也一样不会提供。三个人多少有点不开心。

因为我们的定金链接里有说明,是出发前七天以上可以无损退定金。在出发前第四天的时候,她们来跟我说,最近上海降雨非常多,很多航班都取消了,她们的航班也有可能要取消,因此她们提出来退定金。我说还有四天才出发,你们现在怎么能预测四天后的天气和航班呢,没有同意她们的退款要求;出发前两天,她们说明天肯定会下雨,航班肯定飞不了,继续让我退款,我又没同意,我说如果航班真的延误了,我们可以在成都多等上一天半天再出发;出发前一天,她们明确告诉我不走了,即使航班不取消她们也不去了,她们说和陌生的人旅行太危险,可是我之前建议她们三人包车的时候,是她们告诉我包车太贵,价格不合适啊。我给他们解释,现在你们确定退出,明天早晨就要出发,我们没地方找人来顶替她们的位置啊,我们损失会很大,所以这个定金不能退,她们也表示理解,说定金不要了。

对于山东男队员来说,本来这次是说好的拼车,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一人花拼车的价格、享受包车的服务,成为了本次事件最大的受益者;第二天我们的淘宝店铺虽然好评率还是百分之百,但是三项数值的评分都已经不足五分;昨天点击确认收货并给出好评的,只有他们三个人的那个订单。很明显:他们给出了好评,却在下面的小项评分中都给了一分或者两分;这种情况一般需要6-12个月,才能恢复成为五星店铺,气得我咬牙跺脚,但却无计可施,事后只能把定金收款平台慢慢转移到微店上来(文章最后的了解更多,是我们的微店链接,里面有各式藏区旅行线路可以选择),慢慢的不再使用淘宝来收定金了。

3,突如其来的官司。2018年10月底,我们组织了一期罗布泊、阿尔金、可可西里、羌塘四大无人区的连穿活动。当时那期有21人报名,比我们预设的20人封团还多出了一个人。其中有一位自驾570的来自上海(或许这仅仅是个巧合而已,不带有任何地域色彩)的队员,与其他队员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带来了一位女性同车人员,我们并不能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普通朋友、男女朋友还是夫妻?入住集合酒店的时候,他俩分别要了两间房,却有目击者声称两个人只住了一间;他们是三号车在车台里很少出现他们的声音,穿越罗布泊的过程中,他们每晚住车上,并不和大家一起住帐篷;每天早晚饭的时候,他俩也是最后来吃;时不时的这个女队员还要闹点小脾气,570司机就一直各种哄。

在行程的第三天晚上,我们扎营在罗布泊大峡谷沟口,当天厨师给大家烤肉当宵夜加餐,一群人围着篝火又说又唱。他们俩人才终于融入了进来,并讲出了他的故事:570男队员17年秋天,走过一次四大连穿,是在一个新疆同行那里报的名,因为当时后勤保障跟不上,他们的行程很赶,他们从哈密出发一天就穿出了罗布泊到达了若羌,又用三天时间从若羌连穿三个无人区到达西藏双湖,在出双湖的时候被当地森林公安和保护站的人抓住处罚了;他这次来主要是带“老婆”也来感受一下无人区,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已经不对后勤保障团队抱有什么希望了,只要能给他带油让他走完全程就可以了,这个要求已相当之低;但是经过前三天的磨合,他发现其他队员们都还不错、后勤保障完善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穿越线路也很深度,我们这次走的线路,他去年几乎都没有走过。所以他对我们很满意!

行程的第四天是从罗布泊大峡谷前往楼兰古城,前往楼兰古城的河道路,应该是中国最难走的越野路段,没有之一。三号车570多次托底、陷车,我们前后车一直各种救援,车上的女队员抱怨不止;不过所有的艰辛与抱怨,在他们站在楼兰古城旁放起无人机航拍时,已经烟消云散。570说过,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航拍楼兰古城,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

当晚我们撤出楼兰,与后勤团队会合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当时队伍里出现了两个声音:连夜赶回花土沟入住酒店、好好休息,为后面的三大无人区穿越打好基础;另外一个声音主要发自年龄较大的队员,今天走楼兰的路已经很辛苦,现在再连夜赶回花土沟,到达时估计已经是凌晨三四点,身体吃不消。我们居中调和未果,以三号车为首的赶路派提出,他们自己连夜赶回花土沟,期间和事后出现一切问题,他们自行承担,与组织方无关,他们在一辆后勤车的带队下,连夜奔花土沟而去。

我和领队还有几名后勤人员,带着不愿意赶路的老队员们埋锅造饭,等待天亮再出发。他们十几个人连夜赶回花土沟,到达时已经是早晨四点,570和同车女队员又开了两间房。我们扎营的这些人第二天一早收拾营地,清理垃圾后,也开始往花土沟赶,可是刚上315国道没走多远,因为下雪,道路交通管制,只能在路边停车等待放行。

这期间570给我打来电话,说他“老婆”现在高反的厉害,他们要提前回上海了。花土沟的海拔只有3000米左右,按理来说不会出现严重高反,大概率是因为昨天赶路太辛苦才造成的,我让队医去他们房间看一下,却被他们拒绝了,他说他们只要回到低海拔地区就没事了,正好今天下午花土沟有一班飞上海的航班,他们已经订好了机票。让我帮他们处理好车辆托运回上海,以及酌情处理退团后的善后事宜即可。

我一再坚持等我到了花土沟咱们当面谈好后续事情再返程。可是他们直接在酒店退了房,并把570的钥匙留给了酒店前台,自己坐车去机场了。等我们到花土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他们的航班已经起飞了,我给他留言:一般这种情况,自行退团,是没法退费的,但是我们之后还有无人区穿越团期,你们可以再来花土沟把剩下的三个无人区行程走完,我们不再收费。

到晚上十点多,570到上海了,给我回复:他“女朋友”身体不好,不适合上高海拔地区,不会再考虑带“女朋友”来走相同线路,而且后面的行程他也走过,自己过来的可能性也不大;他计划报名我们组织的其他无人区穿越线路;让我尽快把车辆给他托运回上海。

第二天我让同事帮他联系好了拖车司机,将车辆给他托运回上海。之后这个团期剩下的19个人也顺利的完成了余下的三大无人区行程。

在19年1月,570找我问我事后怎么安排,我提出了解决备选方案:再参加我们后续行程,不收费;以八折价格参加我们组织的N35横穿。570要求给他按照五折价格参加N35,当时考虑到成本问题,我没同意。

19年3月,我们三月一期无人区穿越发团后,570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求退他一半团费,要不然他就不管了,让他律师接手。我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当初是你自己因为高反自己自行脱团的,现在怎么好意思让我退一半团费?570告诉我,他咨询了自己的律师,说像他这种情况,如果起诉了,我是要退全部的,觉得我跟领队大秦人还不错,所以只让我们退一半就行了。我让他别信律师瞎胡咧咧,他就是为了挣你点律师费而已。570说那就法庭见吧。

19年5月,公司前台收到一封律师函,劝告我们赶紧退费,免受诉累。我们没当回事,直接扔在了一边。

19年6月,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是北京法院的,我一听法院的直接就挂了,以为是骚扰电话。电话又打了过来,说:你先别挂,听我仔细说。原来570真的委托律师来北京起诉我们了啊!法院定为旅游合同纠纷,让我们公司出人七月中旬出庭答辩。

7月开庭了,570没有出现,只是来了两个代理律师,她们提出了委托人的诉求: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组织的无人区穿越是非法的,要求法院判定合同无效,让我们退还全部团费外加楼兰门票费用两人七千元。法官问楼兰古城不是已经进去了吗,为什么还主张退费?律师说因为不能提供楼兰门票的正规发票收据,她们有权认为进入楼兰是非法的,因此要求主张退费。即使是他们进去了,航拍了,他们也有权要求退费。

法庭让我们出示进入无人区得到审批的证明,我们只能提供一些转账记录截图,并向法庭表明由于过去时间较长,相关部门和楼兰保护站不愿意为我们出具事后证明。法官说这个案子比较棘手,建议我们调解,对方倒是希望调解,但是我坚决不调解,希望法院依据事实公正处理判决,因为案子牵扯到第三方以及赶上了今年年初的疫情,之后陆陆续续开了几回庭,到现在还没有出结果。

因为这个事情和其他一些原因,我们从19年下半年开始不再组织四大无人区连穿的散拼团队,只敢发独立定制团;无人区散拼队伍只剩下罗布泊无人区一个还能全年发。本来无人区穿越就很辛苦、风险大、利润低,如果回头多几个这样事后走法律程序的队员,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到头来弄不好还要赔钱,我们这是何苦呢?

玛吉阿米藏地旅行,您身边的藏区旅行专家,更多藏区/无人区旅行资讯、小众旅行线路欢迎关注公众号:川藏线 我们一起发现不一样的藏区!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