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3.1元票价是公益:影院复工回血需政策红利和新进大片
时间:2020-08-11 15:00 点击次数: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时隔半年之后,7月17日17时40分,成都和平电影院卖出了影院复工的第一张电影票,影片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票价仅为3.1元。

成都市和平电影院经理柏翮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每张票影城实际收入仅0.1元,有3块钱是售票平台收的服务费。7月20日复工当天一共放出165张票,收入了16.5元。

据他介绍,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鼓励大家走进电影院。“复映影片片方不分账,加上免税免专资(国家电影专资办费用),这方面是没有成本的,索性让利给观众”,柏翮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7月19日17时32分,万达影城乌海万达广场店售出了万达影城重启复工的第一张票,影片为《寻梦环游记》。万达电影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今天旗下已有部分影城会恢复营业。7月20日,全国43家万达影城第一批复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橙天嘉禾影城上海LuOne凯德晶萃店在进门处设置了体温检测处,观众进入影院时需先出示健康码、测量体温,取票处也均设置了排队一米线,此外,电影局通知要求的实名制购票、隔座售票、30%上座率以及减半排片等也均达到标准。

对于北京地区影院的复工情况,一位接近博纳电影的人士透露,该公司旗下院线或到7月25日才能复工。其他一些影城则表示,想参考中影、华夏等国企和大院线的复工样本,“再照葫芦画瓢”。

与往日影院人声鼎沸不同,复工后的影院依然略显冷清。没有新片、强片上档,复映影片的票价无法打平成本,以及疫情下具体的复工细节,都成为各大电影院线关注的焦点。

国家电影局7月16日官宣,《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下称:《通知》)中称,“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中高风险地区暂不开放营业。

彼时多家院线表示,在国家电影局官宣之前没有听到相关的消息。从国家电影局官宣,到7月20日复工,影院的准备时间并不多。

卖出了全国影院复工第一张电影票的成都市和平电影院经理柏翮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7月16日中午国家电影局官宣复工之后,7月16日下午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因为我们不知道做些什么,也不清楚具体的流程。7月17日,我们开始申请各种复工手续。在7月17日确定了7月20日影院复工之后,影院员工周六日都在加班,周日(7月19日)上午,我们针对国家电影局的相关文件及防控指南和成都市出台的相关复工文件进一步传达给员工进行学习。

为了准备开业,中影和华夏也在加班加点。柏翮表示,7月19日,第一批开业的影院陆陆续续开了预售,中影和华夏在加班加点赶工,第一批密钥是在周六(7月18日)晚上,第二批密钥是在周日(7月19日)早上。

此次成都市和平电影院的9部排片均为复映片,据柏翮透露,各大影院排片情况与收到影片拷贝的时间截点有关。7月20日下午,成都市和平电影院才能收到最新上映的《第一次的离别》的拷贝。并且对于复印片,院线是采取公益的方式,并不分账,票价多少无所谓。

万达电影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公司旗下影院严格遵守国家防疫安全规定,推出各项防疫清洁措施。同时,也为消费者将卡券票务的有效期统一延长至今年年底。今天旗下已有部分影城会恢复营业。

拥有橙天嘉禾、大地影院等院线的大地影院集团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从今天开始就陆续恢复营业了,复工首要工作就是做好影院的防疫消杀,我们根据相关部门下达的疫情防控指南制定了详细的防控方案和应急预案。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7月20日6时26分,全国影院复工首日的预售分账票房达140.4万,观影人次为5万。灯塔专业版则显示,截至7月20日上午11时1分59秒,电影院复工票房破100万,省份票房前五的有上海市、浙江省、江苏市、山东省、四川省。

据上述电影局《通知》,影院复工需满足以下要求,全网络实名售票;交叉隔座,距离1米以上,上座率不超过30%;每日排片时间减半;单片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原则上禁止售卖饮料零食,影厅内原则上禁止食用食品。

“《通知》里面要求上座率不能超30%,场次减半,但目前没什么新片、强片,可以预见复工后票房不会太高,影院还要为此增加人力的成本,多出水电成本,所以复工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一位院线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这对大家是一个新挑战,影院并不像餐饮,餐饮就是直接开放、隔座就餐,而影院对实名制购票、观影人次、复映场次等都有要求,大家还得再摸索一下。”另一位电影公司中层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据了解,影院的收入来源有三个:票房分账、卖品和广告。据上述院线负责人介绍,票房收入占院线收入的70%左右,广告和运营占20%左右,而卖品则占10%左右(欧美国家和万达电影占比较高)。因此,如果票房不赚钱的话,也就注定不赚钱。另一个残酷的事实则是,2019年全国9000多家影院,真正赚钱的影院只有30%左右,大部分是勉强打平甚至亏损的。

从2019年年报来看,万达电影的营收主要来源依旧来自院线业务,分产品来看,观影收入为91.22亿元,广告收入为19.50亿元,商品、餐饮销售收入为19.26亿元。

此前,为了争夺“爆米花”生意,各大影院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团购、捆绑、促销甚至直接试吃。但在复工后,多名影院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各大影院的食品是被完全禁止销售的,甚至顾客自带也是不被允许的,这也影响了大部分影院的收入。

“内容为王”是大银幕不变的准则。新上映影片、复映影片(指已上映过的电影)的质量成为影院复工的关键。

截至目前,第一时间发布定档消息的影片有《第一次的离别》(7月20日)《妙先生》(7月31日)《我在时间尽头等你》(8月25日)《荞麦疯长》(8月25日)等片,“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主演的《多利特的奇幻冒险》,“速度与激情”系列主演范·迪塞尔的《喋血战士》则选择在7月24日上映。新片尚无法排满整个档期,也没有特别强势的大片。

由于旗下公司还有制片业务,上述电影公司中层称,自己的影院可能会选择公司已经上映过的影片进行复映,同时中影、华夏此前也给出了一些复映影片,影院也会从中选择。

上述院线负责人则预测复映影片的票价不高,甚至无法摊平成本。“虽然说复映影片的票房大部分给了影院,片方不进行(少进行)分账,但复映影片的票价可能只有五元至十元,不可能达到正常三十几元的票价。这样的票房流水,对应只能开一半的场次和30%的上座率,很多影院可能连水电成本都不够。”

在线票务平台猫眼、淘票票则表示,为了支持复工复产,已经从产品、服务、资源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准备,比如向影院管理者提供“一键隔座售票”设置功能,推出电影兑换券、红包、惠民券等吸引观众回归,猫眼还将为影院提供“安心影院”、“安心看”等标识,淘票票将联动阿里生态提供消杀物品。

谈及复工准备,上述电影公司中层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我们的店面每周都会有员工进行设备调试、环境清理,所以一直都有做复工准备。一些线下的措施也有做,比如推出长期的会员卡,延长过期的会员卡,保持和会员的联系等;还有剩下的饮料、食品和卖品,也都进行了处理。”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影院行业遭遇“冬季”,但受访的多家院线均未主动裁员。“没有裁员和关店,保持全员基本在岗,可能有员工自动离职,但员工流失率也并不高。”上述电影公司中层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另一位院线负责人则表示,目前没有关店,后续可能会关闭一些店面,但还要和影院业主、物业业主协商。最让他感动的是,甚至有老员工主动提出,愿意不拿工资,等影院开业。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影院的成本主要包括房租、人力和水电,其中房租成本占比最高,达到近七成,人力接近两成,这成为其在疫情期间最主要的损失。在暂停营业期间,影院的房租基本都需正常缴纳,虽然有部分地区有减免,但影院所在的商业综合体通常减免力度较小;影院的员工通常只拿最低的保障性工资。

“主要的损失是房租、人力,现金流压力也很大,各地补贴政策不一,但目前还没有拿到实质性的补贴”,上述院线负责人表示。

“补贴有,但是不多,除了财政局给电影院的一些补贴外,另一部分就是地方物业的减免,但商业综合体的减免普遍并不乐观,因为大部分是企业行为,没法控制。”上述电影公司中层表示。

但有些影院,或许在疫情之后将告别市场。星美影院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已经持续近两年时间,疫情冲击下,某低风险地区的星美影院仍未复工,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由于疫情期间员工没有正常上班,设备缺少基础的维护,影院也并未进行必要的保洁消杀,复工的情况不容乐观。

停工半年,对院线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在万达电影和金逸影视两大国内院线龙头刚刚发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中可见一斑。

万达电影上半年预计亏损15亿元至16亿元。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自疫情发生以来,整个电影行业和公司经营受到了较为严重的影响。公司下属600余家国内影城自2020年1月23日起全部停业,境外影城也自2020年3月底暂停营业,同时公司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视剧拍摄进度也有所延迟,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而公司仍需要支付员工薪酬、影院租金、财务费用等较为刚性的成本费用,导致预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

金逸影视预计上半年亏损3.1亿元至3.9亿元,业绩变动原因为,自2020年1月24日起,公司旗下近200家直营影院及广州金逸珠江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旗下200多家加盟影院全部暂停营业,截至报告期末仍未恢复营业,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经营收入,但公司仍需承担相应的固定成本,导致公司报告期内利润亏损。

对于影视传媒股的走势,国海证券传媒与互联网分析师朱珠分析称,院线股票可以关注三波段,第一波段为政策红利,高层逐渐关注及相关财政政策补贴到位;第二波为复工,伴随着北京疫情有效控制后,院线板块也逐渐探底回升,7月下旬上影节成为院线电影市场的关注点;7月16日电影局发布通知,首次给予复工开业的时间表,为三四季度的业绩奠定基础;目前处于第二阶段兑现阶段,中报利润亏损也在预期内,利空阶段性落地。

她表示,从长期逻辑看,疫情后院线以及电影行业将被动加速出清,头部院线以及具有项目储备的电影内容公司相对受益,行业洗牌后市场集中度将提升。

截至7月20日收盘,A股三大指数集体走强,其中沪指收盘大涨逾3%,收复3300点整数关口。Wind电影与娱乐指数上涨1.89%,收于4596.15点,26家上市公司股价上涨,仅4家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但整体来看,电影与娱乐指数并未跑赢大盘。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0 上海兴瑞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1348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1)58569266

扫一扫,关注我们